本頁面上的功能需要使用 JavaScript。

請啟用瀏覽器的 JavaScript 以繼續。

2011-05-13

趙又廷推薦-驚悚推理小說《絕命追緝令》

文章 by 馥林文化

作者簡介-詹姆斯.派特森 (James Patterson)
當代首屈一指的推理驚悚小說家,名列富比世二○一○年所公布之世界高收入作家排行榜No.1,作品已在全球熱銷超過一億七千萬本。
一九四九年生於紐約,一九七六年以處女作《湯瑪斯.貝瑞曼號碼》(The Thomas Berryman Number)榮獲推理小說界最高榮譽的艾倫坡獎,「艾力克斯.克羅斯」(Alex Cross)系列更讓他擠身於暢銷作家之列,其中《死亡誘惑》改編成電影《桃色追緝令》;二○○一年《雙面人魔》再度改編成電影《全面追緝令》,皆擁有亮麗的票房成績。

2011年最新驚悚推理小說《絕命追緝令》新書簡介:

一場歡樂的家族慶生會,卻接通意外親人慘死謀殺電話
屍體的神祕密碼:政商權貴的性愛樂園
參與命案將一一蒙難
你敢加入追緝行列嗎?

你無法逃跑
一通意外的電話打亂了艾利克斯‧克羅斯警探的家族慶生派對,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他哥哥的獨生女被殘忍謀殺的噩耗。看見親人被殘忍謀害,艾利克斯警探誓言要將兇手緝捕到案。很快艾力克斯就發現他姪女是因為參與一間專供華府政商權貴的性愛俱樂部的派對而喪命,而且她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你無處躲藏
緝捕謀殺兇手的過程中,艾力克斯追尋到了一個只要你有錢任何夢想都可以實現的性愛樂園。為了破案,他必須勇敢對付一些被嚴密保護,且行事隱密、位高權重的人――這些人會不惜任何手段確保他們自身的祕密不外露。

艾利克斯‧克羅斯是你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隨著艾力克斯抽絲剝繭慢慢靠近謀殺案的真相時,重要的涉案關係人卻一一遭到殺害。最後艾力克斯發現,涉案人的政商關係好到簡直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如果案情爆開來世界將為之震動。

2011年最新驚悚推理小說《絕命追緝令》精彩搶先試讀:

1.
我在第五街辦了一個小型但非常歡樂有趣的私人專屬慶生會。這正是我要的慶生方式。
戴蒙從麻州的寄宿學校回來,當作是給我的特別驚喜。娜娜也在那裡,忙進忙出、掌控全場。我的寶貝們──珍妮和小艾力──和她在一起。山普森和他家人在不遠處;當然,布莉也在。
我只邀請世界上我最愛的人來參加。你還會想和其他什麼人一起慶祝自己邁向另一個更年長、更有智慧的一年呢?
那晚我甚至小小演講了一下。除了開頭幾句話,大部分內容我馬上就忘了。「我──艾力克斯.克羅斯──」我開始說,「對所有在此慶生會上的人鄭重保證,我會盡我所能兼顧我的家庭生活和職場生涯,絕對不會再走入黑暗之地。」
娜娜舉起她的咖啡杯致意,但接著說:「已經太晚了。」這句話逗笑大家。
然後,對著某個人,每個人都極力保證歲月讓我增添了些許謙遜、多了一分笑容。
「記得在紅人隊主場那次嗎?」戴蒙突然說。「老爸把鑰匙鎖在舊車上那次?」
我試著插話。「說句公道話──」
「大半夜把我叫起床。」山普森低聲抱怨著說。
「還是在他試著破窗而入的一個小時後才打來,因為他不想承認他辦不到。」娜娜說。
珍妮彎起手掌放在耳側。「因為他是什麼?」大家異口同聲說:「美國福爾摩斯!」那是幾年前在全國性雜誌的文章中提到的,顯然我無法讓大家忘了這件事。
我喝下一大口啤酒。「事業輝煌──他們大概是這樣說的,許多大案子解決了,而我有什麼好被記得的呢?在我看來,有人今晚應該要有個快樂的生日吧。」
「這倒提醒了我,」娜娜說,她順勢答腔打斷我。「我們還有一件事沒做。孩子們?」
珍妮和小艾力跳了起來,比任何人都來得興奮。顯然,現在即將有一個大驚喜要給我。沒半個人透露那是什麼,不過我已經拆了一堆禮物,有布莉送我的一副Serengetis太陽眼鏡、山普森送的一件顏色俗豔的襯衫和兩瓶迷你龍舌蘭酒、還有孩子送我的一堆書,包括喬治.佩勒卡諾斯最新著作以及基斯.李察茲的傳記。
還有另一個提示,如果那可以算是提示的話。那就是自從我和布莉相遇,有一次連續週末假期時,我們再次臨時取消了原訂計劃,從那之後,我們兩個已經變成惡名昭彰的放鴿子大王。你可能以為在同一部門、同一單位(重案組)工作,要協調我們兩人的時間可能更方便,但大部分時候正好相反。
因此,關於等一下的大驚喜會是什麼,我有些概念,不過沒想到是特定哪樣東西。
「艾力克斯,你留在原地。」小艾力說。他最近開始叫我艾力克斯,我覺得這沒什麼關係,不過因為一些原因,這稱呼會讓娜娜起雞皮疙瘩。
布莉說她會看著我,其他人溜到廚房時她留下來和我一起。
「情況不妙。」我嘀咕。
「是愈來愈不妙。」布莉眨眨眼微笑地說。「這是你喜歡的方式啊。」
她坐在長沙發上,正對著我坐的其中一張舊單人沙發。布莉看起來一直都很漂亮,但是我比較喜歡她現在這個樣子,穿著休閒舒適的牛仔褲而且打著赤腳。她一開始盯著地上看,眼神往上走,最後對上我的視線。
「常來這?」她問。
「嗯,偶爾。妳呢?」
她啜了一口啤酒,隨意歪著頭。「想不想離開這裡?」
「當然。」我豎起大拇指指向廚房的門。「等我一擺脫那些煩人的……」
「親愛的家人?」
我忍不住想,這個生日愈來愈棒了。現在有兩個大驚喜等著我。
應該說是三個。
大廳裡電話響起。響的是我們的家用電話而非我的手機,每個人都知道手機是工作聯絡用的。我在梳妝檯那邊也放了一個呼叫器,響的時候我才可以聽得到。因此,走上前去接電話似乎沒什麼問題。我甚至認為可能是一些好朋友打來祝我生日快樂,或者最糟的狀況頂多是有人打來試著推銷衛星天線給我而已。
我會學乖嗎?也許這輩子都不會。

2.
「艾力克斯,我是戴維斯。很抱歉打到你家打擾你。」瑞蒙.戴維斯組長,也是我的上司,而他正在電話上。
「今天我生日。誰死了啦?」我問。我被惹惱了,大部分是為了我幹麼要接這通電話而生自己的氣。
「卡洛琳.克羅斯。」他說,而我的心跳幾乎快停了。在那個當下,廚房的門開了,全家人唱著歌走出來。娜娜用托盤端著一個粉紅色與紅色交雜、精心製作的生日蛋糕,上頭還夾著美國航空的機票票夾。
「祝你生日快樂……」
布莉舉起手示意他們安靜。我的姿勢和表情一定透露了什麼。他們全都站在原地。歡樂的歌聲幾乎是唱到一半就停了。我家人想起這是誰的生日了:警探艾力克斯.克羅斯的生日。
卡洛琳是我的姪女,我哥哥的獨生女。我二十年沒見到她了;自從布雷克過世後就再也沒見過。她現在應該二十四歲了。
是她死亡時的年紀。
我腳下的地板好像消失了一樣。有一個我,想說戴維斯是騙子;另一個我,警察的那個我,大聲說:「她現在在哪?」
「我剛掛完維吉尼亞州警廳的電話。遺骸在瑞奇蒙的醫檢室。我很遺憾,艾力克斯。我討厭當那個告訴你這消息的人。」
「遺骸?」我呢喃著。這是多麼冰冷的字眼,但我很感激戴維斯沒有太過關心我。即使在眾多家人面前,我還是只說了聲抱歉就走出房間。
「我們現在是在說凶殺案嗎?我想我們是在說這個。」
「恐怕是這樣。」
「發生什麼事了?」我的心劇烈跳著。 我幾乎不想知道。
「細節我知道的不太多。」他告訴我,某種程度上立刻給了我暗示──他有什麼事瞞著我。
「瑞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關於卡洛琳,你知道些什麼?」
「一件一件來,艾力克斯。如果你現在出發,大概可以在兩個小時內抵達那裡。我會派其中一個負責的員警和你碰面。」
「我已經要出門了。」
「還有,艾力克斯?」
我幾乎要掛掉電話了,我思緒很亂。「什麼事?」
「我不認為你應該一個人去。」

3.
我拚命開車,幾乎一路上都鳴著警笛,所以花不到一個半小時就到達瑞奇蒙了。
鑑識科學部門位於馬歇爾街上的一棟新建物裡。戴維斯安排了來自州警廳犯罪調查局的柯林.菲洛斯警探跟我們──布莉和我──在那裡碰面。
「車子已經被拖到一號公路分局總部的停車場。」菲洛斯告訴我們。「除此之外,所有東西都在這兒。遺骸在樓下太平間。所有顯見物證都放在這層樓的實驗室。」
又一次聽到那個可怕的字眼。遺骸。
「你們有什麼斬獲?」布莉問他。
「州政府警察在卡車上的搬運毯中發現一些衣服和一個小黑色皮夾。在這兒。我把它拉出來給你看。」
他遞給我一張放在塑膠套裡羅德島州發放的駕照。起先,我只認出卡洛琳的名字。對我而言,照片裡的女孩看起來相當漂亮,像位舞者,她把頭髮往後梳到腦後,額頭高高的。還有那雙大眼睛──我也記得這雙大眼。
像天空那樣的廣闊。我哥哥布雷克以前老是這樣說。我當下彷彿可以看見他,搖著坐在第五街老舊長搖椅上的卡洛琳,每次她向他眨眼他就笑。他愛這個小女孩。我們以前都愛她。可愛的卡洛琳。
現在他們兩個都不在了。我哥哥死於毒品。那卡洛琳呢?她發生了什麼事?
我把駕照遞回給菲洛斯警探,請他幫我們指出調查醫檢室的方向。如果我要搞清楚所有事情,我得繼續往前進。
法醫艾咪.卡波黛爾在樓下遇到我們。我們握手時,她那雙脫去乳膠手套的手還是有點冰冷。就從事這個工作而言,她似乎太年輕了,可能三十出頭,而且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跟我相處、說些什麼。
「克羅斯博士,我一直都很關注你的工作表現。對於你痛失親人,我非常非常遺憾。」她用近乎耳語的音量說著,語氣蘊含同情和尊重。
「如果你可以告訴我這案子的實際情況,我會很感激。」我告訴她。
她調整自己的銀邊眼鏡,直接開始解釋。「根據我拿到的樣本,顯然有百分之九十六的身體已碎渣化。一些手指腳趾還在,我們能取得指紋和找到的駕照上的駕駛人比對。」
「不好意思──碎渣化?」我這輩子還沒聽過這個詞。
卡波黛爾醫師毫無畏懼地直視我的眼睛,這點值得嘉獎。「各種跡象顯示,屍體曾接觸到研磨類工具──可能是碎木機。」
她的話讓我無法呼吸。我感覺氣堵在我胸口。碎木機?接著我想:為什麼要留下她的衣服和駕照?證明卡洛琳的身分?兇手的紀念品?
卡波黛爾醫師還在講話。「我會做毒物檢測、DNA圖譜,當然我們會篩出子彈碎屑或其他金屬物,雖然找出真正死因並非完全不可能,不過截至目前為止還難以斷定。」
「她在哪?」我問這問題只是想試著集中精神。卡洛琳的遺體在哪裡?
「克羅斯博士,你確定現在適合……」
「他確定。」布莉說。她知道我需要什麼,而且用手示意往實驗室走。「我們繼續。請吧,醫師。在場都是專業人士。」
我們跟著卡波黛爾醫師穿過兩道旋轉門,進到一間很像是煤倉的檢驗室。裡頭是灰色的水泥地板和挑高的鋪磚天花板,且安裝了照相機和閃光燈。到處都有一般的水槽和不繡鋼,還有一個白色屍袋放在其中一張狹窄的銀色金屬桌上。
我馬上意識到哪邊非常不對勁。不對,是兩邊都不對勁。
屍袋的中央凸起,朝向桌子的兩端卻很平坦。這是一種之前的我所無法想像的恐懼。
遺骸。
卡波黛爾醫師站在我們對面,拉開拉鍊。「這個熱封是我們封的。」她說。「我稍早做完初步檢驗後把它封了起來。」
屍袋裡是第二個袋子。這一個看起來像是某種工業用塑膠袋。是一種白色透明霧面材質,只夠透明到能顯出裡頭血肉及骨頭的顏色。
我感覺腦子停止運作了幾秒,我能夠拒絕接受眼前所見景象的時間就只有那幾秒。袋子裡是一個死人但不是具屍體。
那是卡洛琳,但不像卡洛琳。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馥臨文化《絕命追緝令》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 開口笑
    今年的夏裝都挺有個性的呢!無論是露肩、露腰還是露腿都可搭配出自我風格呀!

  • 品客
    夏日午後來個美食甜點,吹個冷氣配杯咖啡..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 KOKU桑
    熱到爆的天氣又來了,最夯的抗暑商品你準備好了嗎?最消暑的美食、時尚的涼感服全都在樂天誌

精選文章

活動情報


TOP

Request ID: b2aa1e816e5e96491dfc173898ff6290